金凌舅妈

【杜铁】Escapist(上)

啊啊啊啊深夜福利!!!表白太太!!!

某某A:

1.ANAD背景+ABO


2.生子梗


3.短短的一发康复练习,我有一个月没有码字了……QwQ


4.估计从下个星期起可以正常码字,但也不可能更原来一样了,我今年考试太多了……OYZ


5,故事顺序是


God rest you merry gentlemen


Skin


再就是这篇,这个孩子就是Skin里面做出来的=w= 


————————————————————




1.


Tony Stark从天空摔向地面的时候Steve差点扔掉了手里的星盾,鲜艳的盔甲被飞扬的尘土覆盖住,Steve几乎看不见原来的颜色,他用食指紧紧按住耳机,在一片嘈杂的背景音中大声吼道:“Iron Man,发生了什么事情?”


滋滋啦啦的电流声扭曲了Tony原本的声音,他听起来似乎没什么事,但也不算是好。


“我很好。”Tony费力的喘着气,“我想应该是刚才的导弹——”


“不,Boss并不好。”Friday的声音,“他需要进医院,他受伤了。”


“不,我感觉很好。”Tony大声的否定着Friday,“我觉得我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是一支该死的导弹打到了我的脑袋上,我稍微有点头晕。”


“可是你在流血。”


“我并没有感觉到!”


Tony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他能感觉到温热粘稠的液体正从身体内迅速的流失,体腔内部的某些器官在阵阵痉挛,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恐惧,Tony感到恐惧在他身体的内部扩撒,彻骨的凉意从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冒出来。


“你确定这是血液?”Tony声音破碎,“我不可能怀孕的。”


“可是这确实是血液,Boss,虽然你并没有给我编写检查你身体的是否怀孕的程序,但是我想你确实是怀孕——”


Tony张大嘴巴,他想大声吼出来,他不可能怀孕的,他生殖腔在早在很久以前就被宣布不足千分之一的概率能怀上孩子,况且Tony并没有打算要一个孩子,他不会是一个好父亲的,而每个孩子都应该拥有最好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孩子,这简直是个笑话。


Tony想去跟Friday争辩,她一定是出错了,她应该自我检测是否中了病毒,他才不会可笑的有一个孩子,这是不可能的。Tony忽视自己大腿之间那种粘稠的感觉,他张开口——


“Friday,带Tony去医院,最高权限。”


Steve的声音在适当的时候插入,然后Tony就失去全部反抗的能力,他被他的盔甲带离战场,无论他怎么挣扎,这都是没用的。


“Steve你不能滥用我给你的权利!!”Tony气愤的抗议着。


“实际上——我能。”Steve握住盾牌,手指接近于麻痹,他干掉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你需要去医院做个检查。”


“我不可能怀孕,你知道的!”Tony在怒吼,但是立马意识到这是不对的。


“这是不可能的。”Tony降低音量,尾音带着几近于啜泣颤抖,“这不可能的,你知道的。”


“我不管这是不是可能——”Steve是咬着牙根吐出这句话的,他的肺叶全部缩在一起,“我需要你去医院,这没得商量。”


Tony Stark闭上了他的嘴巴。


2.


Steve到达医院的时候Tony已经睡着了,白色的病房,皱着眉头曲卷着背部的Tony,Steve对这些熟悉而又极度痛恨。


Tony十分安全,孩子也很好,虽然情况一度很危急,但是医生们保住了这个孩子。这是医生告诉Steve的,但是他明显有些别的事情想告诉Steve,Steve能看的出来。


“你可以告诉我真实的情况,Tony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Steve的发问明显让医生松了一口气。


“他并不适合怀孕——”


这可是个伤人的消息,尤其是在自己得知孩子的同时就知道要失去他,Steve漫无目的的想到。


“会很危险——”医生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神飘移,明显是思考如何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他可能是个新医生,Steve做出这个判断。


“孩子在五个月之后随时都有失去的可能,而且会造成他的父亲,我是说现在躺在病房里的那个父亲——”医生抓了抓头,他发现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个孩子可能会让病人失去生命。”


“哦——”Steve发出一声懊恼的惊呼。


“我知道我说的过于直接……”医生结结巴巴继续说道,“但是你应该跟他商量下关于你们孩子的问题……”


“哦——”又是一声懊恼的惊呼,这可把医生吓了一跳。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Steve否定着,“我不是那个孩子的父亲。”


“什么!”


医生的话语变得更加不流畅,他几乎是蹦出每一个单词,“我以为是,可你看起来如此担心,我以为是,哦,天,我干了什么事情。”


“不,我不是的。”Steve耸动肩膀,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知道这件事么?我是说Tony知道这个事情吗。”


“还没有,但我觉得他可能猜到了。”医生吸了一口空气,“他知道自己有孩子的时候虽然表现的很平静,可是我看的出来,他接近于崩溃。”


“我能想象的到。”Steve叹气。


“所以,这孩子的父亲到底在哪里?”医生又抓了抓脑袋,“我想我应该告诉他这个事实——”


“我也不知道。”Steve拧着鼻梁,“实际上我以为他会很快的出现,可现在已经超出我预计的时间范围,所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3.


Tony感到虚弱无力,这种感觉对他陌生而又熟悉,他已经很久没有拥有这样的感觉,这个世界是荒谬的。当医生告诉Tony他的孩子已经在他的身体内呆了两个月之后,Tony差点从床上跳下来。


他思考了很多,一向如此,Tony发誓他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之内已经预测到了十年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百种情况,他唯一不确定的是怎么样跟Doom解释这件事,他为什么会怀孕,在他口口声声宣称自己不会有一个孩子之后——


Doom似乎说过他并不喜欢孩子,但好像也不讨厌。


这都不是最要紧的问题,最要紧的事是——Tony发现他并不知道什么事情是最要紧的,他可能知道十年之后,甚至是二十年后发生的各种事情,但是却抓住不住最关键的那把钥匙,像是机器中少了一个细小的齿轮,不能正常运转。


上帝啊。


Tony曲卷在柔软的被子里,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鼻腔内部的粘膜,他闭上眼睛,下意识的抱住肚子,平坦的腹部,现在那里有他的孩子,一个可能无法降临的孩子,Tony不知道这样是否是一件好事,毕竟死亡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


鉴于他以往的所作所为,他不会是一个好父亲,孩子的成长中很可能缺乏关爱,说不定会变成一位臭名昭著的反派,尤其是孩子的另一父亲还是Victor von Doom——


他现在的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个孩子是否能安全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哦,不,他不一定需要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缺乏零件的脑袋在嗡嗡作响,好像飞入一千只蜜蜂,Tony忍不住从被子里钻出来,一定是被子里的空气稀缺才会导致他如此的迟钝,然后Tony看到了Steve。


Steve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抱着胳膊,他微笑的冲Tony打着招呼,“Hi.”


“Hi.”Tony干巴巴的从喉咙挤出单调的音节。


“恭喜你有了孩子——”


“得了吧。”Tony焦躁不安,但他试图用欢快的语气把这些情绪掩盖住,“这个孩子很可能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你知道的,我的身体并不适合受孕。”


“我不会有自己的孩子的。”Tony机械般重复着对自己做出定义,但他自己并不知道,“我不会是个好父亲,但这不是最重点,这个孩子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就会消失,我留不下的他的,对了,Doom不会喜欢这个孩子的——”


“他讨厌孩子?”Steve挑起眉毛,“这可是他的孩子的,他不会讨厌自己的孩子的。”Steve极为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他?我以为Friday会通知他的。他应该来看你的,他是你的Alpha——”


“Galactus最后怎么样了?”


Tony在Steve的语气变得更加刻薄之前转移了这个话题,他不喜欢Steve用这种语气来陈述Doom。


“他离开了。”Steve叹了一口气,他知道Tony的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在不久之后还会回来。”


Steve并不想跟怀孕的Tony的去争辩什么,况且这也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不,其实对于Steve来说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但是比起不和Tony Stark吵架来说这又是极为无关紧要的。


“Carol说要开宴会来庆祝这个。”


“我喜欢这个!”Tony语气欢快,“我可以让Pepper来准备一个热闹的宴会,美味的食物,漂亮的姑娘,大家会喜欢的。”


“我可不喜欢。”Steve撇着嘴,表达不满。


“好吧,除你之外的人。”Tony补充道,“连Carol都喜欢漂亮的姑娘——”


“我也不喜欢漂亮的姑娘。”带着不满意味的语言生硬挤进从Tony嘴巴里蹦出的单词中,Doom一如既往的凭空出现,Tony为此瑟缩,但又很快恢复,Steve将这一切全部看在眼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Doom的眉头紧紧皱起,他不该这么晚才回来,他应该早点回到Tony的身边,但是发生了一些不可预期的意外,Doom不满的哼了一声,可他不会跟Tony解释这个的。


“Friday说你出事了,但她并没有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Doom坐到Tony的床边,试图握住抓紧被单的手指,可Tony比他快一点,泛白的指尖先一步的离开那个位置,让Doom抓了一个空。


“恭喜你,你要当个父亲了!”Tony低下头,大声的说着。


Doom沉默。


“这可真是个意外,不是么?”Tony的眼神在空无一物的床单上巡梭,试图盯住什么东西。他语调夸张,空洞的兴奋让他的不安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我也很吃惊。”喉结在脖子干涩的翻滚,Tony用力吸了一口空气,这让他感觉好一点。


“不过这个孩子可能没有办法生下来,你知道的,我的身体经过无数次试验,并不适合胎儿的成长,经过我的计算胎儿可能会在四个月之后——”Tony停顿了一下,他在脑子检索着适合的词,“就会没了。”


尽管他认为这个词并没那么合适,可是,管他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探究这个了。


“无论我用多少公式来计算,失去这个孩子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最后几个音节淹没在Tony的喉咙里,他是那么的沮丧,孩子,他居然有个孩子,他会失去这个孩子,可这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无数的数据支持这个结果——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口蠢蠢欲动,但是又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窃窃嘲笑。


“可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Tony抬起头,这是他在这场对话里面第一次正视Doom的眼睛。


“我在问你,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吗?”Doom捉住Tony的手指,温度比平时的低。


“哦,我,我。”那个单词在Tony嘴巴里打着转,最后他舔舔嘴唇,说:“我不知道,我一点都不知道。”


“你现在想做些什么?”


Doom用掌心攥着Tony指尖。


“我——”


Tony拖长音调,病房的落地玻璃窗擦拭的一尘不染,耀眼的太阳让Tony头昏目眩,陌生的感觉笼罩着他,他讨厌这样。


“我想回家。”


干巴巴的声音,疲倦而又彷徨。


“我带你回去。”


Doom的胳膊穿过弯曲的腿窝将Tony轻轻抱起,而Tony甚至都没有反抗这个,他乖顺的靠在Doom的胸口,像个服从于天性的Omega。


“谢谢你帮我照顾Tony。”Doom高傲的对Steve说出这句话。


“不客气。”Steve并不在意这个,这是真心的。


4.


“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Tony在早餐的时候跟Doom这么说着,“我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Tony把煎好的鸡蛋塞到嘴巴里,今天的世界并没有比昨天好一点,Tony依旧在为孩子的问题苦恼,他本不该为此心烦意乱,因为数据已经将这件事情最好的处理方式呈现在他的眼前——将这个孩子从他的身体中分离出去,让变轨的列车重新回归正途,这才是最好的。


“这并不是对你最好的。”Doom端起咖啡,不加牛奶和糖轻度烘焙的黑咖啡,他总是了解Tony在想什么。


“或许是最好的。”Tony摊开手,漫不经心,“你也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你想留下这个孩子。Tony,我看的出来,你想要这个孩子。”


“……不,我不想。”


“你在说谎。”


“够了!”Tony大声嚷嚷起来,“你不能总是这样!”


“怎么样?”


Tony闭上嘴巴,他几乎是瘫在椅子上,“就像你现在这样!你不能总是对我妄下评断!”Tony用力的喊着,好像这样就能否定什么。


“是你,是你最喜欢给自己妄下评断,总是强迫自己做一些讨厌的事情——”


“哦,我可没有那么高尚,目前为止那些事情都是我自己想做的!”


“你又开始这样,我讨厌你这样。”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Tony站起来,该死的,他无法忍受这个,无论他怎么大吵大闹Doom总是那么冷静,就像在看一只动物园里无理取闹的大猩猩一样,Tony为此感到难堪,他想回到自己的卧室,或者是地下室,或是别的什么地方,他需要冷静。


尖锐的疼痛感突然在Tony的腹部炸裂开来,他忍不住扶住椅子的把手,湿热液体的感觉悄然在大腿之间蔓延开。


Tony弯下腰,咬紧牙根,倒吸着冷气,该死的,他加紧双腿,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Tony认为他需要帮助,需要他的Alpha的帮助,可就在上一秒,他才跟他的Alpha吵过架。


“Oh,Stark,Stark,你可干的真好。”Tony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Tony!”


Doom试图靠近,可Tony却踉跄后退,蓝色的眼睛恶狠狠瞪着Doom,“我说过我可解决这个。”


“是的,你可以解决这个。”


既不是讽刺也不是赌气,Tony拉直嘴角,用力的眨着眼睛,他手足无措,只能用力按住自己的小腹,希望能缓解一些疼痛。


Doom感到生气,但又不能将怒气表现在脸上,他的Tony现在疼到脸色发白,他知道他需要帮助,可当他靠近的时候,Tony就用那种高度警戒且怀疑的眼神瞪着他,不顾疼到发软的膝盖跌跌撞撞的向后倒退,与他始终保持一段距离。


这让Doom无可奈何,他并不想过于强迫的让Tony接受帮助,Tony会为此受伤。


“我可以带你去医院吗?”


Doom换了一种语式,这很难得,可Tony只是盯着Doom的脸,他满脸疑色,似乎在确认什么,而Doom只能站在那里,极其焦躁又极其耐心,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更加浓重。天,Tony一定是在流血。


这种静默的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大概是在Doom最后的耐心消失殆尽的时候,Tony终于从惨白的嘴唇里轻飘飘的吐出一个音节。


“恩。”


Tony放松紧绷的肌肉,低下头,伸出脖子,脆弱的腺体暴露出来,他看起来是如此乖顺,Doom几乎瞬间将他抱起,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额头上的冷汗。


“我不喜欢孩子。”


Tony的头垂的更低了一些。


“也不讨厌。”Doom能感觉冰冷的湿意正从棉质的睡衣里面渗出来,“你可能为此丧命,我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Tony猛然抬起头,嚅动干裂的嘴唇想说什么,但最终放弃,转而认命一般的再次垂下头,逆来顺受。


“只有这一次。”


Doom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他无法忍受任何负面的情绪出现在Tony的脸上,他希望看见那些好的东西——Tony的眼中充满期盼,他的手指揪住睡衣的下摆,在那之下是生殖腔所在的位置。


“我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


Doom的话让Tony笑出声,“哦,不要每次在我的面前都像个神。”


“实际上,我本为神。”Doom亲吻着Tony脸颊。


“我会带你去医院,我会让你把这个孩子生下。”Doom用手掌覆盖住泛白的指节,“无论是用魔法还是用科技,我会给予你想要的,但是,Tony,如果最后这个孩子的降临会危及到你的生命,你知道后果的,你知道我会做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你是神吗?”Tony歪过头,嘴角弯起,Doom突然意识Tony正在冲他坏笑。


“刚才是谁宣布自己是一位伟大的神明?”


“即使是神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


“这跟神的定义不相符,神本应无所不能。”


“好吧。”Doom堵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他狠狠吻他,直到气喘吁吁,“不论我们在神的定义上有多大的分歧,你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Doom重复着。


Tony舔舔嘴唇,他说:“是的,我知道的。”


5.


“哇,你真是能干。”Pepper咬住了最后一个音节,Doom忍不住为此挑起眉毛。


“居然能让Tony怀孕——”Pepper欣喜尖叫着,“这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很可惜,这不包括我。”


“我才不管你怎么想,替我给Tony转告我的祝福,我会准备好礼物等着他孩子出生的那天,那天一定会是个温暖而又晴朗的日子。”


“如果孩子能生出来。”Doom补充道。


“哦,不会的,这个孩子一定会平安诞生。”Pepper咯咯笑着,完全不把Doom补充当做一回事,“Tony会很伤心的,如果没有这个孩子,而你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我会把这当做一种赞美。”Doom干巴巴的说着。


“现在我们说回正题。”Pepper在电话里清了清嗓子,“这件事情我们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告诉董事会的那帮老头子?”


“什么?”Doom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


“你知道的,Tony Stark跟臭名昭著的反派——Victor von Doom有一个孩子,古板的董事会不会乐于看见这种消息。”


“这跟他们没有关系。”


“不,很有关系!”Pepper声嘶力竭,这让Doom微微离话筒远了一点,“股价,亏损,分红,市值,这件事如果曝光,我想Stark企业的股票会下跌50%,创历史新低。”


“孩子的父亲有这么重要吗?”


“有。”Pepper信誓旦旦,“你需要解决的方法。”


“我从来不关心这种事情。”


“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没有解决办法?”Pepper扭曲了音调。


Doom开始头疼,他沉默着,直到Pepper再次开口,“我认为Tony的孩子应该选Steve做教父。”


“Ms. Virginia。”Doom降低尾音,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Pepper根本不在乎这个。


“我认为Tony的孩子应该选Steve做教父。”Pepper重复着,“基于他的父亲是毁灭博士,我想只有美国队长是教父这种方法能拯救Stark集团的股票。相信我,Tony不会希望看到Stark股票的持有者因为这件事而破产跳楼的。”


Doom扶住额角,他打算把Pepper加入黑名单。不,不是打算,他现在就要这么干!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