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凌舅妈

【忘羡/R18】酒酿小排骨

啊啊啊这个姿势!!!

月攘一鹤:

一辆突发】】车,最近看到推上“进】入得很】深且无法挣脱开”这个姿势,突然想要试试!图在打卡上】车后可见,短,不豪华


醉叽出没。关于喝醉后到底能不能turn on,既然原作汪叽醉后被羡羡成功撩】拨,那么就当汪叽醉酒异于常人吧_(:зゝ∠)_




正文:


魏无羡被反剪着手压到墙壁上时整个人还有点懵。


他和蓝忘机在云梦一带连游玩带夜猎总共停留了三个月,今儿转回姑苏,魏无羡心里惦记着那名声极响的姑苏名酿,路上还不忘顺手捎上了几坛天子笑。


两人没急着回云深,在镇上要了间房。晚上魏无羡兴致好,喝了一坛半,又斟了一杯推给蓝忘机,嘴角满是笑意。


玉杯是魏无羡买来的。蓝家禁酒,备着的只有茶盏,魏无羡嫌喝酒不够痛快,去买了这对玉杯,准备收在静室里。


他是真的没打什么歪主意,他知道蓝忘机格外不愿拂他的意,虽然有些占便宜的意思,但他就是爱极了这样的蓝忘机。


果然,蓝忘机并未推辞,挽袖端了杯子,微微昂首,阖眸一口饮尽。


魏无羡对饮过的人不少,有豪气冲天大口饮酒的,有抿着浅啜慢慢品味的,也有不胜酒力喝进一小口就摇头说不的。而不胜酒力喝酒却意外痛快的,大概只有蓝忘机一个。


放下玉杯,魏无羡都不用数,蓝忘机单手支额,眼睛睁了睁,终是缓缓阖上,准时无比地睡了过去。


对蓝忘机这个先睡后醉的步骤他也是无比熟悉,并不去惊扰或是调戏,只是坐在蓝忘机对面,自顾自捡了下酒菜吃。


酒刚过五杯,对面人睫毛颤了颤,一双浅色的眼睛睁开了。


“醒了,不,醉了?”魏无羡笑着,伸手搔了搔蓝忘机下巴。对面人脸色不变,睫毛一掀,平静地注视着魏无羡,坚定道:“没醉。”


嘴上说着,身子却坐着不动,任魏无羡捏扁搓圆。


“好好好,没醉。”魏无羡支着腮歪着头看他笑。蓝忘机越顺从,魏无羡越有作恶欲。手指移到唇边,上下一挑,唇便分开了,魏无羡搔】刮了下蓝忘机上唇,指尖在唇上点过,欲】沾不沾。蓝忘机垂眸,见眼前两根修长手指,轻轻一咬,又含】了进去。




打卡上车



评论

热度(2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