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凌舅妈

魔道CP如何HE小论文

这篇太甜了qwwwq

《玄米》:

#魔道祖师,忘羡/晓薛/曦瑶/追凌/轩离


#标题诈欺。没有论文,只有段子


#大家都HE了,但……








  轩离:如果那时候金子轩没有死在穷奇道




  魏无羡强压着一股滔天的恨火,冷冷地道:「金子轩,你给我让开。我不动你,但你也别惹我。」


  金子轩见他执拗不肯低头,突然出手,似要擒他,道:「为何你就是不肯稍微服软一次!阿离她……」


  他堪堪朝魏无羡伸出手,就听到金子勋大喊,「子轩,後面!」


  闻言,金子轩下意识往旁一闪,回头便见温宁的手愣愣地滞在半空,位於金子轩原先站位的胸口处!


  金子轩怒不可遏,喝道:「魏无羡!你当真想杀了我?!!!」


  魏无羡露出一瞬茫然。


  我不是,我没有。他想着,另一个念头却更汹涌地浮现丶占据脑海。


  杀了他,杀了在场的所有人!


  魏无羡喉间滚出一声呻吟。他扶着额头丶後退一步,缓缓举起手。


  空气间倏地漫开滔天杀意,金子轩等人浑身一震,皆是肃然,凝神戒备。


  就在魏无羡轻启双唇丶就要动作时,天外飞来一道声响,硬生生插入对峙双方之间。


  「魏婴!」


  众人纷纷朝声源看去。魏无羡看向来人,瞳孔一缩,扯了扯嘴角,神情冷漠,氛围狂乱依旧。


  他道:「不关你的事。滚远一点,蓝湛。」






  忘羡:如果那时候蓝忘机搞定了魏无羡




  他道:「不关你的事。滚远一点,蓝湛。」


  温宁就要动作,魏无羡抬手制止。他看着蓝忘机,比出一个「请」的手势,直指金麟台方向。


  蓝忘机皱眉。他与受邀参加金凌满月宴的蓝曦臣一同前来,便是因为听闻此宴魏无羡也会出席。而今人都还没抵达宴会会场,就和主办方闹得不可开交。


  蓝忘机道:「我早已说过,鬼道有损心性。」


  魏无羡不耐道:「含光君高瞻远瞩,我是不是要替你拍手?」


  蓝忘机喝道:「魏婴!」


  魏无羡也吼了回去,「做什么?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拿你们怎么样!」


  听闻自己与在场其他人同样丶在魏无羡心中并没有什么区别;蓝忘机一阵难受。


  他道:「……我是谁?」


  魏无羡奇怪道:「你是谁?你是蓝湛。」


  蓝忘机道:「那是谁?」


  魏无羡道:「不就是你吗,蓝湛,蓝忘机。」


  蓝忘机仍道:「那是谁?」


  魏无羡皱眉,不明白自己怎么放着金家的混蛋们不杀,陪蓝忘机玩起了问答游戏,「你是含光君,蓝二公子,姑苏双璧。」


  蓝忘机道:「是你的谁?」


  魏无羡:「……?」


  金子轩:「……?!」


  金子勋:「……?!!」


  魏无羡脑子突然醒了,大喊,「蓝湛你什么意思?!就算我抛过花给你,我们之间也清清白白的吧?!」


  温宁茫然地停止了攻击状态。


  蓝忘机道:「放下他们,跟我走。」


  魏无羡道:「蓝湛你今天是不是有病?????」


  威胁已除,金家修士们也不可能对着蓝忘机放箭,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金子轩挥了挥手,「别管他们两个,所有人收手回去。」语毕,率先离开。


  众人深深怀疑──金子轩走那么快,必定是想起当年百凤山的告白事件,於是尴尬羞赧丶落荒而逃了。






  晓薛:如果那时候宋岚没有出现在汤圆摊




  白雪观忽传要事,急需宋岚回去处理。


  他与晓星尘本因别项事件而行至兰陵,对此,晓星尘表示理解,「这边情况我一人且够,你放心回去一趟吧。」


  送走宋岚丶正欲回歇息的客栈,晓星尘行经一路边小摊,便听那边传来争执声响。


  摊主神情惊惧,「又是你?!为什么?!」


  一名少年似是踹翻了摊子,此时正笑道:「不是告诉你了吗?不为什么。」


  晓星尘皱眉,走了过去。


  「这位少年。」他道。


  少年闻声抬头,面色不屑,看向晓星尘,嘴边挂着嗤笑。「做什么?路见不平?你们这些臭道士可真闲得蛋疼。」


  晓星尘温声道:「为何为难他人?为生计打拚,谁都不容易。」


  少年道:「没有为什么。我好心告诉他米酒不够甜,他居然对着我尖叫!」


  晓星尘一愣,他从没听过这么直率丶真诚丶单薄丶流氓的砸摊理由。


  「因为米酒不够甜?」他重复了一遍,顿觉不可思议。但既已插手,只得继续开口劝戒。「若是如此,你告知後离开,再找更合胃口的摊子便是。」


  少年面露不耐,「关你什么事?你还要介绍好吃的摊子给我不成?」


  馀光见摊主泪眼汪汪丶目光哀求,晓星尘犹豫一瞬,道:「……好吧。你──嗜甜?」


  薛洋诧异。他不过随口说说,对方居然答应,这人怎能这么无聊??


  晓星尘道:「我方才经过一处糖炒栗子,来往的几位买客都说相当甜,就在不远处。要不,我领你去看看?」


  薛洋张了张口,他想说「神经病」,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很甜?好啊!」


  全程旁观的金光瑶:「…………???」就这么被吸引走了?你三岁?!!






  曦瑶:如果那时候晓星尘搞定了薛洋




  薛洋跟着晓星尘走了。


  阴虎符?那是金光善想要的,跟他有什么关系?


  常慈安?噢,他把他弄死了,以後见常家一人就杀一个。没看见的话就算了,追杀常家人有比和晓星尘行走天涯重要吗???


  晓星尘会生气?那么他一天到晚跟晓星尘腻在一起,常家的人就不好意思来寻仇了,来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晓星尘有一个朋友叫宋岚。宋岚比晓星尘还管他管得严,超烦。


  金光瑶揉按太阳穴,微微往後一躺,若有似无靠在蓝曦臣肩上。


  蓝曦臣道:「怎么了?」


  金光瑶闭上眼睛。


  薛洋离开,他失去阴虎符做筹码;金子轩不死,他爬不上金家顶端。


  「我什么都没有了。」他道。


  蓝曦臣一顿。


  虽说薛洋随着明月清风远走高飞一事让修仙世家大叹晓星尘果真救人济世丶普天下又少了一位灾厄!


  但他明白,对金光瑶而言,这意味着自身势力崩盘。他当然无法认同薛洋的所作所为,然而他信任金光瑶行事分寸。尽管金光瑶投机取巧,仍有一套行为准则丶道德底线。


  如今,薛洋却走了,把留下的缺口全交给金光瑶填补,走得乾乾净净丶毫不留恋。


  「没关系。」蓝曦臣道。


  他稍微挪动,让金光瑶稳稳地靠着他。


  「薛洋离开,对他丶对你而言,都是好事。你已经获得了你所想要的姓氏与荣誉,不必再执着逗留於此。若是往後无法在金家立足,云深不知处永远欢迎你的到来。」


  金光瑶道:「说的好像蓝家能够接受被逐出家门的落魄私生子一样。」


  蓝曦臣嘴角扬着柔和的弧度。


  「倘若是你,可以。」


  拍了拍金光瑶肩膀,他温声开口。






  追凌:如果後来爸爸要拆散我们?!




  金子轩一直没觉得温苑和金凌怎么了,小朋友玩在一起挺好的;然而在五岁的金凌傻乎乎对他说「我长大後要跟阿苑成亲」时,金子轩彻底震惊了。


  他提着两小孩的後领,踹开过来金麟台作客的魏无羡的房门。


  「魏无羡────!!!」他的吼声比当年差点死在温宁掌下更撕心裂肺。


  同在房里的江厌离抬头看向他。金子轩的声音突然卡壳。


  他轻柔地把金凌放下来,忍住想把温苑摔在地上的小情绪,松开双手道:「魏无羡,我们需要谈谈。」


  魏无羡被他这一连串行为笑死了,趴在江厌离肩膀上,全身抖个不停。


  「阿羡,小心岔气。」江厌离拍拍魏无羡的背,转头看向金子轩,「他怎么了吗?」


  江澄觉得姐姐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如果他又闯祸了请你多包涵」,和当年江枫眠对蓝启仁告状的回应语气如出一辙。


  金子轩痛心疾首,「阿凌说他要跟魏无羡带来的温苑结婚!」


  江澄:「???!!!」


  江厌离连忙拉住准备站起来修理小孩的江澄,柔声道:「童言童语,若非长久坚持,便不能作数。」


  金子轩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童言童语是「绝对不要和江厌离成亲」,如今打脸打得啪啪响。


  他和江澄一同看向天真无邪的两张稚嫩脸庞,忖度着如何让他们永无再见机会,根绝这份早恋──也太早了!


  魏无羡走到两小孩身边,一手扯住一人脸蛋。


  「别怕!有我和含光君罩你们!」


  金子轩和江澄双双和乱源打了起来。








大家都HE了,但追凌BE了!(不


阿苑这么个三好男孩,金子轩和江澄你们有什麽不满???!!!

评论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