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凌舅妈

仙门世家倒楣排行

哭笑不得【允悲

《玄米》:

#魔道祖师,晓薛/追凌/忘羡


#又是那个什么排行。沉迷魔道使我快乐,沉迷魔道使我写诗


#写作《魔道大家来比惨》,读作《夷陵老祖批斗大会》








  魏无羡:「继上回榜单公布後,最近仙门世家又发起『衰人衰事排行榜』,有位依然不愿意透露身分的残疾少女洋洋洒洒哭哭啼啼长篇大论,大力举荐了小师叔和宋道长。薛洋,你怎么看?」


  薛洋:「我看她双眼如此雪亮,很欣慰地把道长削给她的长竿拿去当柴烧了。」


  魏无羡:「何等残忍,丧尽天良!你怎么忍心!」


  薛洋:「前辈心疼她的竿,怎么就不心疼我的小指?而且後来我整只左手都送你们了。我要提名自己。」


  魏无羡:「我心疼她的竿,也心疼她的肝。」











  看了看这次来自各方的推选名单,魏无羡:「换了一个名头,大家这次都很踊跃啊。」


  金子勋:「我提名子轩。前来处理纷争就要被穿胸,冤。」


  金子轩:「我提名阿离。前来探望师弟就要被贯喉,心疼。」


  江厌离:「我提名阿澄。我们都不在了,独留他一人,於心不忍。」


  魏无羡:「……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魏无羡:「师姐,我──」


  江澄:「我提名魏无羡。一朝英雄病,百年背锅侠,死无葬身之处,我可没他这么惨。」


  魏无羡:「江澄,你这是在安慰我呢,还是在怼我呢???」


  江澄:「自己想,自己听,自己看。」











  金凌:「蓝思追,我觉得这次的名次,我们也可以争取一下。」


  蓝思追:「嗯?」


  金凌:「你看看我,父母早亡,没朋没友,叔叔坏,舅舅凶。」


  蓝思追:「呃……」


  感觉到背後传来江澄丶金子轩丶金光瑶交叠在一起的刺人视线,蓝思追诚恳地转移话题。「那我又怎么样了?」


  金凌:「射日之征被抄了一次家,乱葬岗再被抄一次。」


  温宁:「……」


  魏无羡:「谁教这小子这么口无遮拦!江澄你每次都说要打却不打才把他惯成这样!」


  金子轩挑眉,「有种就打。」


  江澄哼笑,「这是阿凌这么多口无遮拦里,我觉得最不用打的一次。」


  魏无羡迅雷不及掩耳扑向江澄丶顺手扯了一把金子轩,三人扯着嗓子边打边骂丶滚成一团。


  见状,蓝思追牵着金凌,翩然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蓝曦臣:「魏公子,你这次不提名忘机了?」


  魏无羡:「蓝湛日子过得好好的,事业顺利丶恋情美满,提名他干嘛?」


  蓝曦臣:「在那之前。」


  魏无羡一时语塞。


  在那之前,三十三道戒鞭,胸前烙印,数年禁闭,十三年等待。


  对上一旁蓝忘机凝望着他的视线,魏无羡笑了笑。


  他向蓝曦臣道:「得蓝湛此情,若有幸运榜,我定属第一。」











  蓝景仪:「有人来信问晓道长和宋道长都很惨,那到底是谁比较惨。」


  欧阳子真:「但两位道长表示自己讨论这个话题有点尴尬,所以大会找了我们代言。」


  蓝景仪:「我投晓道长一票。荒郊野外也能捡到仇家,不简单!」


  欧阳子真:「宋道长千里寻友丶死於非命,天外飞来横祸,更惨!」


  蓝景仪:「晓道长被骗得手染血腥!被激得拿剑自刎!」


  欧阳子真:「宋道长遭割舌,还被做成凶尸!」


  蓝景仪:「晓道长魂飞魄散!」


  欧阳子真:「宋道长成那薛洋的爪牙,被迫为非作歹!」


  蓝思追:「两位,那个。」


  蓝思追:「请看看背後。」


  薛洋:「晓星尘你别拦我。他们说得可好了,我就想去和他们谈心而已。」


  晓星尘苦笑,「他们也是为人所托,你又何必和两个孩子计较。」


  看看和薛洋拉拉扯扯丶温声劝诫的晓星尘,再看看另一边对薛洋皱眉丶事不关己的宋岚,蓝景仪和欧阳子真对望一眼,已然有了共识。











  榜单出炉。




  魏无羡:「这次换个方式,从第五名开始公布,刺激吧。」


  江澄:「刺激个屁。」






  五丶金子轩


  当众告白,蔚为八卦。庆生遇袭,乐极生悲。




  魏无羡:「……」


  江澄:「刺激吧?」


  魏无羡:「──对不起。」


  金子轩:「你为什么看着阿离和阿凌说,死的明明是我!」






  四丶金光瑶


  笑脸迎人,倍受欺压。步步为营,毁於一旦。




  薛洋:「唷,重榜啊矮子,不简单。」


  金光瑶:「我没看出这有什么好高兴。」


  魏无羡:「敛芳尊,你再继续瞪着怀桑兄看,他要给你吓哭了。」


  金光瑶:「他逗你呢。再加个『但凡做点小恶就会马上被大哥抓包』。」


  薛洋:「还有一天到晚挨聂明玦打,让金子轩他妈砸东西出气,接金光善回家听到那家伙说自己坏话。」


  金光瑶:「以及没看出怀桑棋高一着,害我遭二哥一剑穿胸。」


  魏无羡:「这确实是惨。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一同共勉,相互关怀。」


  金光瑶:「并且夷陵老祖犯的许多事後来都推到我头上了。相互关怀?」


  魏无羡:「相互分享罪状,这很可以的,相互关怀!」






  三丶晓星尘


  认识薛洋,追捕薛洋,拯救薛洋,命丧薛洋。




  魏无羡:「这次阿箐姑娘的小论文总算没白费。薛洋,你怎么看?」


  薛洋:「想到这四句话可以总结晓星尘的一辈子,我可开心了。他这辈子满满的都是我啊。」


  魏无羡:「这思路也是非常清新脱俗了,我竟无法反驳!」


  晓星尘:「我也能赠予你四句话,总结一生。」


  薛洋笑嘻嘻道:「道长说来听听。」


  晓星尘:「猜疑我,陷计我,心悦我,从善为我。」


  薛洋:「……」


  薛洋:「晓星尘,你是天上星星下凡吧。」


  魏无羡掩面狼嚎,「蓝二哥哥我需要你!我的眼睛!辣回去!」






  二丶温情


  守己助人,家徽连累。挫骨扬灰,灰飞烟灭。




  温情:「你们这是怎么了。」


  蓝思追:「我心里难受,不知道说什么。」


  温宁:「我心里感伤,不知道说什么。」


  魏无羡:「……我心里内疚,不知道说什么。」


  温情:「行,不知道说什么就都别说。看你们高兴我就好了,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江澄:「魏无羡你挺着吧,我看大部分人上榜理由都跟你脱不了关系,後面还一个呢。」






  一丶江澄


  父母双逝,家破人亡;亲姐惨死,师兄背锅。单身。




  江澄:「……」


  金光瑶:「江宗主一言成谶。」


  魏无羡:「看到最後两个字,我原本是想笑的。」


  金凌:「听说最後那理由加了不少分,才把舅舅名次拔到第一。不然前面那些,谁不是呢。」


  江澄:「金凌!我打断你的腿!」


  金凌:「你与其骂我不如去找个对象!」


  江澄:「有对象了不起吗!不过是个乳臭未乾的浑小子!」


  金凌看了看横眉竖目的江澄,又看了看温雅谦和的蓝思追。


  毫不犹豫点头,金凌:「就是这么了不起。」


  江澄:「……」


  魏无羡:「大外甥你太出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感动!」











  魏无羡:「结果最後我居然没上榜。」


  薛洋:「你凭什么上,薛爷爷我都没上了。」


  魏无羡:「因为我们不单身。」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








说个鬼故事。除了江澄,上榜的都是死人。


一闪一闪亮晶晶,明月清风晓星星!


我以为我是来搞笑的,但第二名真的笑不出来对不起……QwQ

评论

热度(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