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凌舅妈

严冬

扎心

上等猴菇菌:

AU,战俘AU,ooc


漫长的文力恢复期,瞎写一气,没有主题……


----------------------


严冬,大雪。


一排排整齐的军靴吱呀呀踩过雪地,“马尔福上尉,人带到了”。士兵们松开手,将眼前冻得发抖的人像垃圾一样随意丢在他们的上司面前。


“冷么。”


一双冰凉而苍白的手攥紧了哈利的下颚,他缓缓蹲下身,灰蓝色的眼眸平静无波。


“说你冷,我就准许你加件外套。”他嘴角呼出的薄气萦绕在两人脸颊间,他腾出另一只空余的手,手指轻轻拨了拨哈利垂在额前的脏刘海,用一种稀松平常的语调说。


他得到的回应是一声轻哼。


骨子里无畏的硬气。德拉科松开手冷笑地站起身,这是他最不喜欢的。可是他知道眼前的人没有退路,他倒是很乐意多花点时间陪他玩。因为他知道对方无法拒绝。于是他居高临下地睨了哈利一眼,轻轻道:“波特少校——我还愿意尊称你一句波特少校,你是否能够学着懂些礼貌?”


眼前的人终于有了动弹,他掀起耷拉的眼皮,那双湖绿色的眸子既混浊又美丽。


“你在为杀了我父母的人卖命,走狗先生,”他的嗓子因很久没有开口说话而沙哑,“我拼命抑制着对你吐口水的冲动,而你却在跟我谈礼貌。”


“很好。”


德拉科无所谓地扬起唇角,雪下得更大了,雪花洋洋洒洒落在他的狐裘大衣帽子上。他的眼神触及哈利裸露在外的皮肤,表里已经被冻成粉红色,封住了内里奔流的血液。德拉科笑得更欢快了,他示意士兵们随他离去,留下这片雪地,还有雪地上蜷缩的人。


 


哈利失去知觉很久。


等他昏昏沉沉再恢复知觉时看见壁炉里跳动的火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他知道自己是被冻伤了。德拉科马尔福就坐在他正前方,他脱下军装时甚至比穿上军装时更人模狗样,他紧紧地盯着哈利,好像一直在等他转醒。


“过来。”他用命令而毫无平仄的语调说。


哈利在德拉科眼里看出了情欲。他笑着吐掉嘴唇上裂掉的一块皮,然而却并没有抗拒德拉科的命令。他一边厌恶自己一边习惯性地跨坐在德拉科身上。“你对着一具半死不活的躯体都能硬,真够变态的。”德拉科低下头去咬他的嘴,白金色发梢扫过哈利额角,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红梅味儿。


哈利梗着脑袋,德拉科每次在他身体里的冲撞都带着些不甘的狠劲,他冻伤了的肌肤在对方近乎凶戾的动作下更加疼痛,好像他碾过的不只是他的肉体,还有他的希望。


他想他从不拒绝德拉科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已经失去了希望。


 


食死城的冬天每隔五天都会降一场雪。往往上一场雪还不会化,因此食死城的整个冬天都在积雪。“你的家乡在哪?”德拉科问哈利。


“霍格沃兹。”哈利面无表情地说,“那里从不下雪。”


“可惜”,德拉科轻轻吐出一句,“但是这里也不只是会下雪。”他陷在积得很深的雪地里看了哈利一会儿,不晓得在打什么注意。今天多雾,几乎看不到十米开外的景色。德拉科淡淡地朝天上看了一会儿,掏出手枪,拉动保险。


漫天飘洒的红梅花瓣随着雪花落在哈利肩膀,落在雪野。


“魔法,咳咳,”德拉科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眼睛垂了垂,静静地,小心翼翼地揣摩哈利的表情,“你看,有时候这里也会下红梅。”


红梅花瓣还在不断下落,点点殷红渗进雪堆里。哈利听见天空中隐隐约约的飞机轰鸣声,他抿了抿嘴角忍俊不禁,没有拆穿他。因为就算是生活处处绝望也不该任由自己腐烂生疮,就好像他跟马尔福上尉纠缠不清的肉体关系,也成了他绝望生活里自寻乐趣的一部分。


他知道他跟德拉科之间什么都没有,脱掉那层华美的外衣,只剩下一具骷髅。他们都不爱彼此,只敢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互相缠斗。


可是哈利这次却想错了,没有魔法,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点浪漫,只属于德拉科马尔福的一点浪漫。


 


哈利战俘生涯的最后一夜,食死城的主人来到军队。他在每个人心里都是个阴仄可怕的影子。他的到来意味着军队里那些苟延残喘生命的终结,哈利期待这一天,因为他将会带着他所有的难堪埋进坟墓。他在最后一晚梦见他的家乡霍格沃兹,那里有清爽的夏风,金黄的麦田,只是没有雪。


可现实总与想象有些差别,“走”,哈利眼睁睁地看着德拉科解开他的手铐脚链,额发扫过清冷的眉骨:“马上走,在我反悔之前。”


 


很多很多年后波特少校还是很容易回忆起那个夜晚,他刻意不去忽略被黑云压过的食死城传来的一声声惨叫,也刻意不去猜测那个人是不是被钉在砧板之上,替代了他的命运。他只是很经常地做些梦。梦里的怀抱柔软而滚烫,还有那些低喃——“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哈利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


他唯一能够确定就是那个人比他更残忍,却比他更长情。


后来食死城破了。


咋咋呼呼地小士兵兴奋地跑进来,眉飞色舞冲他嚷嚷,“少校少校,快出来看看,好美啊!”


哈利走出城堡,抬手摊开掌心。


 


“下雪了。”



评论

热度(177)

  1. 金凌舅妈上等鹿茸 转载了此文字
    扎心
  2. 红茶杯与苦咖啡上等鹿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