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k的反应堆

w

K病人拖延症晚期:

神奇的女侠神奇的电影…

一刷真是一滴泪都没有,所有虐点都超释怀…

结果二刷就好几个地方很泪目…

三刷从天堂岛姐姐们训练开始就觉得是泪点!!!

呜呜呜舍不得任何一个亚马逊战士死掉啊!


最后…非常期待DCEU的三巨头真正的开始并肩作战…

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

kait的黑猫窝:

前两天刚刚看到有人疑问这CPtag为什么WW在前hhh

土豪组太好了[捂胸口]

绝望的烤翅:

。。。画到最后完全不知道在画什么。。。哎哟我去。难看死了气死我了【痛哭】

就当是compagnons à vie的婚礼吧。。。【每次都自己给自己的文画图真的好心酸好香菇】


七年前只有两个人的秘密婚礼。

PS:白玫瑰的花语真的很棒——“我足以与你相配”


再PS:虽然我画的超难看但是还是蝙蝠铁万岁【哼

蝙蝠铁大法好qwq

绝望的烤翅:

je connais ta misère, 

les combats et les tribulations de ton âme, 

la faiblesse et les infirmités de ton corps

je sais ta lâcheté, tes péchés, tes défaillances.

je te dis quand même:

"Donne-moi ton coeur, aime-moi comme tu es."

我了解你的痛苦, 

你灵魂的挣扎与煎熬,

你身体的软弱与缺陷,

我知道你的怯懦、你的罪孽、你的失败。

我还是要对你说:"交给我你的心,以你本来的模样。"

——Saint Augustin



过去到未来,永远在一起。



蝙蝠铁万岁❤

啊啊啊啊土豪组!!

绝望的烤翅:

J'ai envie pourvu que tu sois là

我希望你在这里

J'ai envie de parler avec toi

我渴望和你交谈

J'ai envie de vivre avec toi

我愿同你一起生活

Toute la vie, de rester avec toi

一辈子,与你耳鬓厮磨


试笔刷两小时随手。糙。

蝙蝠铁万岁。


【策瑜】目录:把一切都献给策瑜

mark❤️❤️❤️

莫闻 | 惊悦嗫:

虽然文不多,为了方便找还是弄个目录,看上去也比较有成就感。(总有种自己在处理身后事的感觉)


长篇为了方便找剧情,随手配一些一看就是要搞事情的节选段落哈哈哈






长篇:




七日缄默


01 暂生


02 往者


03 逢欢(上)


04 逢欢(下)


05 灼见(上)


06 灼见(下)


07 东风(上)


08 东风(中)


09 东风(下)




全身而退


第一章 “‘我怎么说也算个匪首,至少要叫你们队长出来才算有诚意。这么一说,我的’老相好‘呢?’”




第二章  “孙策轻轻拽过周瑜手臂,他们在无光的水底克服水流的阻力渐渐靠近。最终孙策的手捧住了周瑜的后脑,周瑜的手也攀上了孙策的右肩。他们交换了一个不算漫长的深吻。”




第三章 “‘袁叔哪里的话啊。新交的女朋友,保证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孙策没有任何犹豫地当着袁术的面大大方方地笑着冲手机对面的人道,‘宝贝儿,我老板来了,叫句袁叔好?’”




第四章 “‘不会,正相反,我难得管理一下家族事业,他们求之不得。’周瑜保持着嘴角上翘的状态,斜倚在沙发上长腿一搁,竟意外地亮出了一副世家公子的做派,‘凭你那早该被抓去充国库的家产,何必羡慕人家?’”




第五章 “孙策捉住周瑜的手腕,这回不再给他任何挣脱的机会,而是果断地把他按在墙壁上贴着他的后背,外人看来是他终于制住了周瑜。他附在周瑜耳边低声道:‘我先带走你,路上找个机会放你走。’”




第六章 “郭嘉的锁骨在阳光下光暗分明,如同这个人本身一样具有莫名的吸引力。他冲周瑜的背影高傲地扬起脸咧嘴一笑,‘我是指感情因素......所谓关心则乱啊,你我都不可能从中全身而退的。就算是天才也无能为力。’”




番外一 “‘而我想要的不仅仅是年少时的轶事,还有和你一起见证的传奇。你明白,你一定明白的,我想要和你并肩战斗在最需要我们的地方。’”




第七章 “‘老大。’尚有几分少年人稚嫩之气的脸庞上忽然就掉下几滴泪,而凌统自己呆呆的毫无意识,估计也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哭,‘兴霸他有女人了。’”




第八章  “但孙策还是装作一脸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他从善如流地往床上一躺,看着周瑜主动跨坐到他腰上,这才仿佛后知后觉地挤出一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你家的人眼皮子底下,做一出活春宫?’”




第九章 “‘久仰了啊荀文若,想不到除却智谋非常之外,还是这么一个杀伐果决之人。’孙策敛目沉声,‘不过在周家的地盘上大开杀戒,有违你的作风吧?我看,不如大家都就此收手,不然得罪了周家想必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第十章 “‘哪里哪里,你们还是习惯叫我诸葛夫人吧。’黄月英笑眯眯地回话,‘嘴真甜啊,不过我已经有孔明了。你要保住自己的命哦,你派来和我谈生意的那个甘姓小伙子也是,我可不想自己一堆宝贝刚找到销路,顾客就被人用阴招陷害了。’”




第十一章 “突然他发现孙策嘴角上扬,那是一丝懒洋洋但是气势逼人的笑意。‘哟,纪灵,袁涣?’孙策脸上有一丝动容,很是惊讶的样子,‘你们当卧底还带一帮人来组团的?’”




第十二章 “‘没有办法。罪犯策划了一出完美的犯罪事件,会因为世人不知道他这优秀的天赋而忍不住告诉他人。’周珣忽然淡淡地笑了,没有那种虚假的柔和成分,而是某种久违的发自真心的笑意,‘他就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世人。’”




第十三章 “那个暗处的狙击手与他的配合默契到了顶点,在他疏忽的时候补上一枪,在他分身乏术的时候护他周全,每一发子弹都精准得像是上天的裁决,顺着孙策的心意而射出。就像是有人和他背靠背并肩作战一样。”




第十四章  “手机里传来可能是周瑜在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声音,每个字都和那个男人的口型吻合。‘我还活着,公瑾,活着继续爱你。’”






中篇:当杀手先生遇上闻所未闻的套路


上篇


中篇


下篇








短篇(顺序随缘):


向上级谎报军情都是因为爱你呀


Coincidents Send Me Flowers


冷战背后蕴含的深刻哲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让伤病员出手孙策你好意思吗


想要拴住男人的心,先得SM他的胃


所有的旧情复燃都是顺理成章的耍流氓,而我是个正人君子


我的爱人可用声音和才华制霸全区


Careless in Love


陈年旧爱






段子:


PARO杂交也阻止不了我们在一起 (与嘉言合写)


高中的他们有无限种可能






这是一个一言难尽的我也不知道该算啥的系列:


盛世残垣


盛世残垣(后续段子)






只是早年写得好玩、一开始压根没打算发出来、不建议点进去看的玩意儿:全时刻白昼与刺目桃花





三国CP十幸(大雾)

😭😭😭

抚剑独行游:

OOC有
文风胡来

一幸正逢韶华(曹郭)

谋士和女人一样,不仅要讲究对的人,更要讲究对的时间。曹操曾这样对郭嘉说。

换做是旁人,曹操绝不会说出这样出格的话,但偏偏听众是郭嘉,郭嘉和旁人是不同的。如果让曹操把认识的人分个类,郭嘉大概不得不被单独归为一类,可以说不能说的话,做不能做的事的人。

他还记得那时候郭嘉自信地回答:“嘉有幸在对的时间遇见了明公。”

如何不是正逢韶华!

曹操浇了一杯酒在郭嘉坟头。

只可惜天妒英才,没能让这韶华再长一些。

二幸青梅竹马(荀郭)

荀彧认识郭嘉的时间没有外人想得那么早,哪怕他们是同乡。有一个原因是他对郭嘉那位族兄印象不太好,另一个原因是他不算太关注比他小的孩子。不管如何,当垂髫孩童时代的郭嘉第一次站在那个他注意了很久的香喷喷的大哥哥面前时,他只知道他也许一辈子也不愿离开这个人了。

他们分别,和这乱世中的所有人一样,幸运的是他们总能重逢。

如果和一个人认识得太早,怀旧将变成很常见的事,荀彧常常感慨郭嘉长得太快了,似乎昨日还是那个牵着自己衣角跟在自己身后的孩子,今日却已是意气风发的青年了。他以为等他们一同老去,他也会继续感慨,昨日的青年已经白发苍苍了。

可惜他失去了这个机会。他的挚友同他一道长大,却不会同他一道变老。

三幸知己同白发(曹荀)

知己好友是无需形影不离的,至少曹操是这样相信的。他和荀彧总是聚少离多,但无论时间或空间的距离都无法改变他们的情谊。

何为知己?志同道合而携手并进者,兵戎相见而惺惺相惜者…曹操不好说他和荀彧算那种知己,但他们一定是知己。

有时想见的时间隔得太遥远,曹操会忘了与他鸿雁传书的是风华正茂的青年还是温文尔雅的男子。

就像他得知荀彧去世时的震惊,那时侍女正在为他梳头,而他依稀能从铜镜里看到自己苍白的头发:“荀令君走时,也是两鬓染霜了啊…”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昭师)

止戈为武是乱世中所有人的梦想,也许并不纯粹,但至少都有或是有过这个梦想。

从父亲到兄长到自己,司马昭的目光注视着被重写的地图,司马家终于凌驾于这个国家之上,完成了这个梦想。

他和兄长都出生于乱世,终结乱世对他们不仅仅是对个人荣耀追求的途径,更是自孩提时代起藏在心底的梦与责任,小时候兄长就曾指着地图对他说,有一天这片土地都会插上同一面旗帜。

他做到了,可兄长却看不到了。

五幸同笑共骂(繇攸)

也许寻常人并不能想象看上去近乎木讷的荀军师却是一个情感丰富的正常人。这也并不奇怪,荀攸把他绝大部分嬉笑怒骂都分享给了亲近的人,比如他的小叔,比如他的挚友。

与钟繇成为朋友看上去是很顺理成章的事,他们年龄相差不算悬殊,又是同乡。钟繇的确有一种奇异的特征,一种能让人愿意与他结交的气质,这对行事不算主动的荀攸来说再好不过了。

在颍川和洛阳,他们一起批评当政者的失败,在曹操帐下,他们一起出谋划策。荀攸常常怀疑,能和他轻松玩笑的人是不是只剩钟繇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去世后,钟繇连一个能轻松玩笑的人都没有了。

六幸执手归家(马赵)

马超向赵云说起过西凉,也许不止一次,也许他本就喜欢和人说起西凉。谁都对家乡有执念,而马超的这份执念格外的重。

他们在一个霜寒露重的夜里坐在一起,帐外有漫天星辰。

马超说,西凉的夜空更美,因为天显得更深邃,星光显得更明亮。

马超说,西凉的白昼很热,阳光晒得大地都会烧起来,夜晚却很冷。

马超说,西凉是个好地方,那里的姑娘们漂亮,那里的男人们英勇。

马超说总有一天他们会夺回西凉,他们所有人一起去看他的家乡,赵云说是的,会的。

七幸相看无需答(丕司马)

后世总认为司马懿这样城府极深之人必定是善于察言观色的。要司马懿自己说,这话对,也不对。察言观色本就是在官场的生存之道,何况对于曹丕,他根本无需特意察言观色。

太熟悉了,那个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声叹息,他都能明白。他不需要特意去注意,因为他的心思早就不能从曹丕身上移开了。

而此时,司马懿第一次因拥有这样的洞察力而如此庆幸并痛苦。曹丕遣散了仆从,殿内只有他跪在皇帝的床边,而曹丕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可司马懿都懂。

会的,他会辅佐曹叡,他会效忠大魏,他会完成曹丕没能做到的遗憾,他会死后和曹丕葬在一起。

他就是能懂,他的学生,他的陛下,他的子桓。

八幸久别重逢扔牵挂(权逊)

自从遣派使者去指责陆逊已经过了多久?孙权记不太清了。他知道这个行为甚至有些孩子气了,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他并没有思念陆逊,思念是像曹丕一样半夜三更爬起来有感而发第二天接着浪,他只是习惯性地惦记着陆逊。当牵挂成了一个习惯,就不算思念了。

陆逊也许会服软,会回到他身边,就算这样牵挂也无法停止。

不对,刚才是不是有使者来报说陆丞相去世了?

九幸今生姻缘佳(策瑜)

自古美人配英雄,老百姓们都说孙郎周郎同桥家姐妹的婚事是再合适不过的好姻缘。连孙策自己也那样说,桥公能得他们俩做婿难道还能有不满吗。

也许的确是好姻缘,两个大男人站在一起并肩打天下有什么好看的,老百姓总是更热衷于英雄与美人的故事。

周瑜看着面前稚气未退的小姑娘,在心底叹了口气,而他能与义兄一道穿一次喜服也是足矣。

十幸难时人皆散,回首犹望他

何为情深?

情深即醒时相交欢,图谋天下
情深即年少初相识,随你辗转
情深即道异相为谋,鸿雁千里
情深即手足情真切,兄友弟恭
情深即挚友生时久,后事相托
情深即相识更相知,马蹄北去
情深即携手看河山,共葬首阳
情深即君臣固孙吴,果敢杀伐
情深即双璧耀江东,策马天下

奈何情深缘浅。

三生有幸,得友如君。




主要是觉得我写三国就没写过虐,所以来发一次我觉得并不虐的刀,甜梗写虐嘛,来表达我因为种种原因去了战三o却没出得成二丕的悲愤。

【杜铁】Escapist(上)

啊啊啊啊深夜福利!!!表白太太!!!

某某A:

1.ANAD背景+ABO


2.生子梗


3.短短的一发康复练习,我有一个月没有码字了……QwQ


4.估计从下个星期起可以正常码字,但也不可能更原来一样了,我今年考试太多了……OYZ


5,故事顺序是


God rest you merry gentlemen


Skin


再就是这篇,这个孩子就是Skin里面做出来的=w= 


————————————————————




1.


Tony Stark从天空摔向地面的时候Steve差点扔掉了手里的星盾,鲜艳的盔甲被飞扬的尘土覆盖住,Steve几乎看不见原来的颜色,他用食指紧紧按住耳机,在一片嘈杂的背景音中大声吼道:“Iron Man,发生了什么事情?”


滋滋啦啦的电流声扭曲了Tony原本的声音,他听起来似乎没什么事,但也不算是好。


“我很好。”Tony费力的喘着气,“我想应该是刚才的导弹——”


“不,Boss并不好。”Friday的声音,“他需要进医院,他受伤了。”


“不,我感觉很好。”Tony大声的否定着Friday,“我觉得我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是一支该死的导弹打到了我的脑袋上,我稍微有点头晕。”


“可是你在流血。”


“我并没有感觉到!”


Tony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他能感觉到温热粘稠的液体正从身体内迅速的流失,体腔内部的某些器官在阵阵痉挛,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恐惧,Tony感到恐惧在他身体的内部扩撒,彻骨的凉意从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冒出来。


“你确定这是血液?”Tony声音破碎,“我不可能怀孕的。”


“可是这确实是血液,Boss,虽然你并没有给我编写检查你身体的是否怀孕的程序,但是我想你确实是怀孕——”


Tony张大嘴巴,他想大声吼出来,他不可能怀孕的,他生殖腔在早在很久以前就被宣布不足千分之一的概率能怀上孩子,况且Tony并没有打算要一个孩子,他不会是一个好父亲的,而每个孩子都应该拥有最好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孩子,这简直是个笑话。


Tony想去跟Friday争辩,她一定是出错了,她应该自我检测是否中了病毒,他才不会可笑的有一个孩子,这是不可能的。Tony忽视自己大腿之间那种粘稠的感觉,他张开口——


“Friday,带Tony去医院,最高权限。”


Steve的声音在适当的时候插入,然后Tony就失去全部反抗的能力,他被他的盔甲带离战场,无论他怎么挣扎,这都是没用的。


“Steve你不能滥用我给你的权利!!”Tony气愤的抗议着。


“实际上——我能。”Steve握住盾牌,手指接近于麻痹,他干掉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你需要去医院做个检查。”


“我不可能怀孕,你知道的!”Tony在怒吼,但是立马意识到这是不对的。


“这是不可能的。”Tony降低音量,尾音带着几近于啜泣颤抖,“这不可能的,你知道的。”


“我不管这是不是可能——”Steve是咬着牙根吐出这句话的,他的肺叶全部缩在一起,“我需要你去医院,这没得商量。”


Tony Stark闭上了他的嘴巴。


2.


Steve到达医院的时候Tony已经睡着了,白色的病房,皱着眉头曲卷着背部的Tony,Steve对这些熟悉而又极度痛恨。


Tony十分安全,孩子也很好,虽然情况一度很危急,但是医生们保住了这个孩子。这是医生告诉Steve的,但是他明显有些别的事情想告诉Steve,Steve能看的出来。


“你可以告诉我真实的情况,Tony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Steve的发问明显让医生松了一口气。


“他并不适合怀孕——”


这可是个伤人的消息,尤其是在自己得知孩子的同时就知道要失去他,Steve漫无目的的想到。


“会很危险——”医生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神飘移,明显是思考如何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他可能是个新医生,Steve做出这个判断。


“孩子在五个月之后随时都有失去的可能,而且会造成他的父亲,我是说现在躺在病房里的那个父亲——”医生抓了抓头,他发现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个孩子可能会让病人失去生命。”


“哦——”Steve发出一声懊恼的惊呼。


“我知道我说的过于直接……”医生结结巴巴继续说道,“但是你应该跟他商量下关于你们孩子的问题……”


“哦——”又是一声懊恼的惊呼,这可把医生吓了一跳。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Steve否定着,“我不是那个孩子的父亲。”


“什么!”


医生的话语变得更加不流畅,他几乎是蹦出每一个单词,“我以为是,可你看起来如此担心,我以为是,哦,天,我干了什么事情。”


“不,我不是的。”Steve耸动肩膀,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知道这件事么?我是说Tony知道这个事情吗。”


“还没有,但我觉得他可能猜到了。”医生吸了一口空气,“他知道自己有孩子的时候虽然表现的很平静,可是我看的出来,他接近于崩溃。”


“我能想象的到。”Steve叹气。


“所以,这孩子的父亲到底在哪里?”医生又抓了抓脑袋,“我想我应该告诉他这个事实——”


“我也不知道。”Steve拧着鼻梁,“实际上我以为他会很快的出现,可现在已经超出我预计的时间范围,所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3.


Tony感到虚弱无力,这种感觉对他陌生而又熟悉,他已经很久没有拥有这样的感觉,这个世界是荒谬的。当医生告诉Tony他的孩子已经在他的身体内呆了两个月之后,Tony差点从床上跳下来。


他思考了很多,一向如此,Tony发誓他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之内已经预测到了十年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百种情况,他唯一不确定的是怎么样跟Doom解释这件事,他为什么会怀孕,在他口口声声宣称自己不会有一个孩子之后——


Doom似乎说过他并不喜欢孩子,但好像也不讨厌。


这都不是最要紧的问题,最要紧的事是——Tony发现他并不知道什么事情是最要紧的,他可能知道十年之后,甚至是二十年后发生的各种事情,但是却抓住不住最关键的那把钥匙,像是机器中少了一个细小的齿轮,不能正常运转。


上帝啊。


Tony曲卷在柔软的被子里,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鼻腔内部的粘膜,他闭上眼睛,下意识的抱住肚子,平坦的腹部,现在那里有他的孩子,一个可能无法降临的孩子,Tony不知道这样是否是一件好事,毕竟死亡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


鉴于他以往的所作所为,他不会是一个好父亲,孩子的成长中很可能缺乏关爱,说不定会变成一位臭名昭著的反派,尤其是孩子的另一父亲还是Victor von Doom——


他现在的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个孩子是否能安全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哦,不,他不一定需要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缺乏零件的脑袋在嗡嗡作响,好像飞入一千只蜜蜂,Tony忍不住从被子里钻出来,一定是被子里的空气稀缺才会导致他如此的迟钝,然后Tony看到了Steve。


Steve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抱着胳膊,他微笑的冲Tony打着招呼,“Hi.”


“Hi.”Tony干巴巴的从喉咙挤出单调的音节。


“恭喜你有了孩子——”


“得了吧。”Tony焦躁不安,但他试图用欢快的语气把这些情绪掩盖住,“这个孩子很可能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你知道的,我的身体并不适合受孕。”


“我不会有自己的孩子的。”Tony机械般重复着对自己做出定义,但他自己并不知道,“我不会是个好父亲,但这不是最重点,这个孩子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就会消失,我留不下的他的,对了,Doom不会喜欢这个孩子的——”


“他讨厌孩子?”Steve挑起眉毛,“这可是他的孩子的,他不会讨厌自己的孩子的。”Steve极为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他?我以为Friday会通知他的。他应该来看你的,他是你的Alpha——”


“Galactus最后怎么样了?”


Tony在Steve的语气变得更加刻薄之前转移了这个话题,他不喜欢Steve用这种语气来陈述Doom。


“他离开了。”Steve叹了一口气,他知道Tony的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在不久之后还会回来。”


Steve并不想跟怀孕的Tony的去争辩什么,况且这也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不,其实对于Steve来说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但是比起不和Tony Stark吵架来说这又是极为无关紧要的。


“Carol说要开宴会来庆祝这个。”


“我喜欢这个!”Tony语气欢快,“我可以让Pepper来准备一个热闹的宴会,美味的食物,漂亮的姑娘,大家会喜欢的。”


“我可不喜欢。”Steve撇着嘴,表达不满。


“好吧,除你之外的人。”Tony补充道,“连Carol都喜欢漂亮的姑娘——”


“我也不喜欢漂亮的姑娘。”带着不满意味的语言生硬挤进从Tony嘴巴里蹦出的单词中,Doom一如既往的凭空出现,Tony为此瑟缩,但又很快恢复,Steve将这一切全部看在眼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Doom的眉头紧紧皱起,他不该这么晚才回来,他应该早点回到Tony的身边,但是发生了一些不可预期的意外,Doom不满的哼了一声,可他不会跟Tony解释这个的。


“Friday说你出事了,但她并没有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Doom坐到Tony的床边,试图握住抓紧被单的手指,可Tony比他快一点,泛白的指尖先一步的离开那个位置,让Doom抓了一个空。


“恭喜你,你要当个父亲了!”Tony低下头,大声的说着。


Doom沉默。


“这可真是个意外,不是么?”Tony的眼神在空无一物的床单上巡梭,试图盯住什么东西。他语调夸张,空洞的兴奋让他的不安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我也很吃惊。”喉结在脖子干涩的翻滚,Tony用力吸了一口空气,这让他感觉好一点。


“不过这个孩子可能没有办法生下来,你知道的,我的身体经过无数次试验,并不适合胎儿的成长,经过我的计算胎儿可能会在四个月之后——”Tony停顿了一下,他在脑子检索着适合的词,“就会没了。”


尽管他认为这个词并没那么合适,可是,管他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探究这个了。


“无论我用多少公式来计算,失去这个孩子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最后几个音节淹没在Tony的喉咙里,他是那么的沮丧,孩子,他居然有个孩子,他会失去这个孩子,可这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无数的数据支持这个结果——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口蠢蠢欲动,但是又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窃窃嘲笑。


“可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Tony抬起头,这是他在这场对话里面第一次正视Doom的眼睛。


“我在问你,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吗?”Doom捉住Tony的手指,温度比平时的低。


“哦,我,我。”那个单词在Tony嘴巴里打着转,最后他舔舔嘴唇,说:“我不知道,我一点都不知道。”


“你现在想做些什么?”


Doom用掌心攥着Tony指尖。


“我——”


Tony拖长音调,病房的落地玻璃窗擦拭的一尘不染,耀眼的太阳让Tony头昏目眩,陌生的感觉笼罩着他,他讨厌这样。


“我想回家。”


干巴巴的声音,疲倦而又彷徨。


“我带你回去。”


Doom的胳膊穿过弯曲的腿窝将Tony轻轻抱起,而Tony甚至都没有反抗这个,他乖顺的靠在Doom的胸口,像个服从于天性的Omega。


“谢谢你帮我照顾Tony。”Doom高傲的对Steve说出这句话。


“不客气。”Steve并不在意这个,这是真心的。


4.


“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Tony在早餐的时候跟Doom这么说着,“我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Tony把煎好的鸡蛋塞到嘴巴里,今天的世界并没有比昨天好一点,Tony依旧在为孩子的问题苦恼,他本不该为此心烦意乱,因为数据已经将这件事情最好的处理方式呈现在他的眼前——将这个孩子从他的身体中分离出去,让变轨的列车重新回归正途,这才是最好的。


“这并不是对你最好的。”Doom端起咖啡,不加牛奶和糖轻度烘焙的黑咖啡,他总是了解Tony在想什么。


“或许是最好的。”Tony摊开手,漫不经心,“你也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你想留下这个孩子。Tony,我看的出来,你想要这个孩子。”


“……不,我不想。”


“你在说谎。”


“够了!”Tony大声嚷嚷起来,“你不能总是这样!”


“怎么样?”


Tony闭上嘴巴,他几乎是瘫在椅子上,“就像你现在这样!你不能总是对我妄下评断!”Tony用力的喊着,好像这样就能否定什么。


“是你,是你最喜欢给自己妄下评断,总是强迫自己做一些讨厌的事情——”


“哦,我可没有那么高尚,目前为止那些事情都是我自己想做的!”


“你又开始这样,我讨厌你这样。”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Tony站起来,该死的,他无法忍受这个,无论他怎么大吵大闹Doom总是那么冷静,就像在看一只动物园里无理取闹的大猩猩一样,Tony为此感到难堪,他想回到自己的卧室,或者是地下室,或是别的什么地方,他需要冷静。


尖锐的疼痛感突然在Tony的腹部炸裂开来,他忍不住扶住椅子的把手,湿热液体的感觉悄然在大腿之间蔓延开。


Tony弯下腰,咬紧牙根,倒吸着冷气,该死的,他加紧双腿,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Tony认为他需要帮助,需要他的Alpha的帮助,可就在上一秒,他才跟他的Alpha吵过架。


“Oh,Stark,Stark,你可干的真好。”Tony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Tony!”


Doom试图靠近,可Tony却踉跄后退,蓝色的眼睛恶狠狠瞪着Doom,“我说过我可解决这个。”


“是的,你可以解决这个。”


既不是讽刺也不是赌气,Tony拉直嘴角,用力的眨着眼睛,他手足无措,只能用力按住自己的小腹,希望能缓解一些疼痛。


Doom感到生气,但又不能将怒气表现在脸上,他的Tony现在疼到脸色发白,他知道他需要帮助,可当他靠近的时候,Tony就用那种高度警戒且怀疑的眼神瞪着他,不顾疼到发软的膝盖跌跌撞撞的向后倒退,与他始终保持一段距离。


这让Doom无可奈何,他并不想过于强迫的让Tony接受帮助,Tony会为此受伤。


“我可以带你去医院吗?”


Doom换了一种语式,这很难得,可Tony只是盯着Doom的脸,他满脸疑色,似乎在确认什么,而Doom只能站在那里,极其焦躁又极其耐心,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更加浓重。天,Tony一定是在流血。


这种静默的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大概是在Doom最后的耐心消失殆尽的时候,Tony终于从惨白的嘴唇里轻飘飘的吐出一个音节。


“恩。”


Tony放松紧绷的肌肉,低下头,伸出脖子,脆弱的腺体暴露出来,他看起来是如此乖顺,Doom几乎瞬间将他抱起,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额头上的冷汗。


“我不喜欢孩子。”


Tony的头垂的更低了一些。


“也不讨厌。”Doom能感觉冰冷的湿意正从棉质的睡衣里面渗出来,“你可能为此丧命,我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Tony猛然抬起头,嚅动干裂的嘴唇想说什么,但最终放弃,转而认命一般的再次垂下头,逆来顺受。


“只有这一次。”


Doom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他无法忍受任何负面的情绪出现在Tony的脸上,他希望看见那些好的东西——Tony的眼中充满期盼,他的手指揪住睡衣的下摆,在那之下是生殖腔所在的位置。


“我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


Doom的话让Tony笑出声,“哦,不要每次在我的面前都像个神。”


“实际上,我本为神。”Doom亲吻着Tony脸颊。


“我会带你去医院,我会让你把这个孩子生下。”Doom用手掌覆盖住泛白的指节,“无论是用魔法还是用科技,我会给予你想要的,但是,Tony,如果最后这个孩子的降临会危及到你的生命,你知道后果的,你知道我会做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你是神吗?”Tony歪过头,嘴角弯起,Doom突然意识Tony正在冲他坏笑。


“刚才是谁宣布自己是一位伟大的神明?”


“即使是神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


“这跟神的定义不相符,神本应无所不能。”


“好吧。”Doom堵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他狠狠吻他,直到气喘吁吁,“不论我们在神的定义上有多大的分歧,你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Doom重复着。


Tony舔舔嘴唇,他说:“是的,我知道的。”


5.


“哇,你真是能干。”Pepper咬住了最后一个音节,Doom忍不住为此挑起眉毛。


“居然能让Tony怀孕——”Pepper欣喜尖叫着,“这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很可惜,这不包括我。”


“我才不管你怎么想,替我给Tony转告我的祝福,我会准备好礼物等着他孩子出生的那天,那天一定会是个温暖而又晴朗的日子。”


“如果孩子能生出来。”Doom补充道。


“哦,不会的,这个孩子一定会平安诞生。”Pepper咯咯笑着,完全不把Doom补充当做一回事,“Tony会很伤心的,如果没有这个孩子,而你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我会把这当做一种赞美。”Doom干巴巴的说着。


“现在我们说回正题。”Pepper在电话里清了清嗓子,“这件事情我们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告诉董事会的那帮老头子?”


“什么?”Doom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


“你知道的,Tony Stark跟臭名昭著的反派——Victor von Doom有一个孩子,古板的董事会不会乐于看见这种消息。”


“这跟他们没有关系。”


“不,很有关系!”Pepper声嘶力竭,这让Doom微微离话筒远了一点,“股价,亏损,分红,市值,这件事如果曝光,我想Stark企业的股票会下跌50%,创历史新低。”


“孩子的父亲有这么重要吗?”


“有。”Pepper信誓旦旦,“你需要解决的方法。”


“我从来不关心这种事情。”


“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没有解决办法?”Pepper扭曲了音调。


Doom开始头疼,他沉默着,直到Pepper再次开口,“我认为Tony的孩子应该选Steve做教父。”


“Ms. Virginia。”Doom降低尾音,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Pepper根本不在乎这个。


“我认为Tony的孩子应该选Steve做教父。”Pepper重复着,“基于他的父亲是毁灭博士,我想只有美国队长是教父这种方法能拯救Stark集团的股票。相信我,Tony不会希望看到Stark股票的持有者因为这件事而破产跳楼的。”


Doom扶住额角,他打算把Pepper加入黑名单。不,不是打算,他现在就要这么干!

aaaaaaa

某某A:

感谢 @污水冬 送我的明信片,那个杜铁小礼包里的~

这估计算是……杜铁里第一张肉兔?qwq??

哈哈哈哈~~~